1. <code id="m0rxx"></code>

      2. <code id="m0rxx"></code>
        <tr id="m0rxx"></tr>

          牵 挂 母 亲

          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5-15?【字体:

          □桑胜文

            父亲2012年春天去世后,母亲一个人在山东老家农村生活。七年多来,母亲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牵挂。

           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特别思念远方的母亲,并时常想起过去的往事。

            母亲身高不到一米六,二十三岁嫁到我们家,先后生了我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。

            我17岁当兵离开家乡,14年后转业到铁路施工企业工作。两个弟弟在20多年前外出打工,后在千里之外的城市转了合同工,前几年又买了房子。妹妹在离老家60公里外的泰安市居住,由于做生意忙,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。我和弟弟妹妹都想让母亲出来,跟着我们一块轮流居住生活,可母亲就是不答应。

            母亲对我说:“我住城里不习惯,说话别人听不懂,哪里也不想去。我一走,你和你弟弟房子里的东西被偷了怎么办?分给你的这座老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塌了,亲戚邻居们的红白喜事谁来应酬?这个家不就完了吗?!”

            我知道,母亲的内心也很矛盾,她怕寂寞,很愿意和自己的儿子、孙子们一起生活,但又担心家里没有人,亲戚邻居们的红白喜事没人管,还担心与儿媳妇们生活时间长了,婆媳之间有矛盾,觉得自己能自理,还不如一个人在老家住好。

            母亲今年79周岁了,患有高血压,心脏也不太好,我和弟弟妹妹很担心她生病或有什么不测,但由于各自工作的原因又不能常回去陪伴,平时只有靠打电话来缓解对母亲的牵挂。

            我和两个弟弟有个约定:每年的春节、母亲过生日,清明节和农历十月初一这两个烧纸祭奠先人的日子,兄弟三人轮流回去看望母亲,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况,就依次排班回家。

            父亲在世的时候,觉得父母能相互照顾,我比较放心,所以一两个星期才往家打一次电话。可自从父亲去世后,我对母亲的牵挂与日俱增,前几年,几乎每天我都打一个电话。

            “嘀铃铃……嘀铃铃……”是我给母亲打电话。

            母亲的手机一直在响,可就是没有人接。半个小时后,我再拨打一次,还是没有人接。这时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脑海里马上闪现出各种不祥的预感。母亲不可能没带手机,是生病了?还是有什么不测?!

            我越往坏处想,越感觉到事态的严重,急得心急火燎。于是,我马上给弟弟或妹妹打电话,问他们昨天晚上是否给母亲打过电话。如果说没有打,我就会把电话打到隔壁的邻居家,问母亲身体怎么样。直到得知母亲平安无事,我才放下心来。

            像这样的情况,七年多来,不知遇到了多少回。后来,因为工作忙的原因,我三四天才给母亲打一次电话。

            去年初,我在一项目处理突发事件,忙得约有半个月没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反倒牵挂起我来了。二弟给她打电话时,母亲让二弟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,听说我一切都安好后,母亲才放下心来。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!

          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母亲吃了很多苦,受了不少累,特别是我小时候丢钱的事情,让我至今历历在目。我六岁时,母亲生下了妹妹,外公拿了20个鸡蛋看望母亲。一天,母亲把我叫到床头,把舍不得吃省下的10个鸡蛋用手绢包好,让我到公社收购站找三姑父卖了,好买点其他用品。

            当时母亲生了妹妹还没有满月,所以不能出门自己去卖鸡蛋。公社收购站就在我们村庄,当时我三姑父是收购站的工作人员。我把10个鸡蛋小心翼翼地拿到收购站,姑父收好鸡蛋、把钱用手绢包好,并嘱咐我要拿好。

            当时,我也不记得一个鸡蛋是五分钱还是八分钱,只记得有一毛、两毛钱的毛票。我手里攥着包着钱的手绢往家走,走到半路上,看到有一群人吵架挡住了去路,我就站在一边看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看完吵架的回到家。来到母亲住的房间,母亲躺在床上,问我卖鸡蛋的钱在哪里?我一伸手傻眼了,两手空空的,钱不知什么时候丢了。母亲问了我前后经过,伤心地大哭了起来。知道犯错的我,也跟着母亲一起哭。后来,在奶奶的劝说下,母亲和我才止住了哭声。

            现在想起此事,我仍不能释怀。那时,10个鸡蛋虽然卖了不到一元钱,可在那个物资匮乏、缺油少盐的年代,从母亲嘴里省下的这10个鸡蛋钱,能顶一名社员干10天的工分钱。

            瘦弱的母亲不仅每天洗衣做饭干家务,还经常和父亲一起下地干农活。记得是1980年,我初中快毕业中考前,学校放假让学生们自己在家复习。那年正赶上大旱,父母亲每天从早到晚挑水下地栽种红薯。

            我看到父母很辛苦,就想帮父母干活,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。她说,我和你爹没文化,只能种一辈子地,你们兄妹几个只有好好读书学习,将来才会有出息!

            母亲和父亲一样下地干活,每天中午或傍晚收工回到家,父亲坐在椅子上抽烟喝茶,母亲却忙着烧水做饭。

            记得小时候,家里来了客人,父亲买回来酒菜,母亲做好菜让我端到堂屋四方桌上,由爷爷奶奶和父亲陪客人吃饭,母亲却从不上桌,如果有剩菜,就先让弟弟妹妹们吃,最后弟弟妹妹吃完剩菜了,母亲就倒点剩下的菜汤吃饭,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

            母亲是平凡的,又是伟大的。她勤劳一生,把全部的爱都奉献给了4个子女和这个家。我觉得,做儿女的再孝顺,也回报不了母亲给予孩子的十分之一!

            每当想起母亲对我的爱和付出,我越感到愧疚。今年清明节,我趁着放假又休了五天假,和妻子在老家陪母亲住了八天。每天晚上,我给母亲端洗脚水。我想给母亲洗脚,母亲怎么也不让,她说自己能洗。一天晚上,我看到母亲拿着大剪刀想剪手指甲。我赶紧拿出指甲刀,给母亲剪了一次指甲。返回武汉的前一天,我和妻子把母亲院子里的菜地翻了一遍,母亲高兴地合不拢嘴。当我和妻子拿着行李要赶火车时,母亲嘴里念叨着说:“家里又空了!”

            离开家门口,当我看到站在大门口为我送行的母亲,头发已花白,腰背又比去年驼了不少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心中想起了《烛光里的妈妈》那首歌:噢妈妈,烛光里的妈妈,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!您的腰身倦得不再挺拔;您的眼睛为何失去了光华……

            妈妈呀,你太孤独太寂寞了,是儿子不孝,不能长时间留在您身边陪伴。愿您老人家能够健康长寿,等再过几年我内退后,一定会陪伴您到老!


          作者:湖北武汉 城轨公司机关


          欢乐彩票开户网址_欢乐彩票开户网址|官网_首页